当前位置: 首页>阀门代理>正文

南京医药违规未了局投资合肥金一文化谜团尚存

    发布日期:2019-2-17    来源: 泵阀轴承网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虽然上交所已经做出了通报批评,但是证监会对于南京医药(600713)的调查可能还未结束。

虽然上交所已经做出了通报批评,但是证监会对于南京医药(600713)的调查可能还未结束。

7月18日,有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爆料称:“7月14日开始,江苏证监局赴合肥对合肥金一文化进行了调查。原本计划两天的调查持续到7月18日才结束,应该是查出了一些问题。”

南京医药于2012年10月和2013年1月违规向合肥金一文化处置4处房产,在今年5月27日遭上交所通报批评,南京医药方面随后公告澄清,称转让过程合法。但此次传出的调查风声又使得这一事件变得扑朔迷离。

7月21日,江苏省证监局工作人员并未明确否认调查传闻,只是称:“到目前为止,已经对所掌握的信息完全披露。”

针对此事提出维权诉讼的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向记者表示:“上交所的通报批评、公司的澄清和证监局的调查并不矛盾。如果对于此事证监局认为上市公司并未完全解释清楚,是可以继续进行调查的。”他同时表示,南京医药向合肥金一文化转让房产,不仅仅涉及信批违规,还可能隐瞒了更多的问题。

金一迷局待解

合肥金一文化在此前已经被媒体曝出可能是个空壳公司,创始于2012年5月的合肥金一在2012年的工商资料中并没有营业收入、纳税和利润等数据。但合肥金一的工商资料却显示,2012年10月,南京医药控股子公司合肥天润和合肥天星分别出资10万元,收购了合肥金一10%的股权。

尽管南京医药已经对投资合肥金一的过程做过澄清,但个中细节依然没能解释清楚。

2012年10月,合肥天星和合肥天润以4处房产作价,对合肥金一增资入股。南京医药方面称,4处房产为招标转让,合肥金一的实际控制人王林以6300万元中标,南药则以安徽国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5004.12万元评估价作为实际的增资价格。最终,南药控股合肥金一49.7%的股权。

然而奇怪的是,2013年1月,南京医药就向王林转让了上述合肥金一的股权,获利6287.9万元,期间产生投资收益1150万元。从4处房产的作价入股,到最后股份转让,整个过程南京医药均未对外披露。只是在2013年半年报中,简要介绍了转让合肥金一股权的过程。

经媒体披露后,上交所很快就此对南京医药高管进行通报批评,指出南京医药2012年10月将账面净值486.89万元的4处房产建筑物以6300万元处置给合肥金一的过程未及时披露,违反了上交所《股票交易规则》。上述这笔交易产生利润3泰安癫痫病康复医院207万元,达到公司2011年经审计净利润的17.7%。

王智斌正是针对2013年半年报中的问题提出的维权诉讼,7月21日,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6月底的时候,南京医药方面以诉讼管辖权等为由提出异议,目前此案还没有更新的进展。”

不过王智斌也承认:“南京医药在上述操作中并非只有信披违规这一项,实际上这次操作调节了2012年公司的利润。这一问题并未被上交所提及。”王智斌认为,如果证监局对其进行调查,其调查重点有可能就是业绩操纵环节。

利润操纵之嫌

南京医药上述操作过程的实质,就是将合肥天润和合肥天星持有的4处房产转让给了王林,所获收益成为公司2012年和2013年的利润。

这并不是南京医药第一次通过变卖资产实现利润,2011年底,南京医药以2.88亿元的价格向南京医药国际健康产业公司转让包括南京同仁堂在内等六家控股子公司的股权。同时,向盐城恒健药业转让公司持有的南京证券股权。然而,后一笔交易最终未能成行,南药因此2011年巨亏1.83亿元。

2012年11月16日,南京医药再次在南京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癫痫病前期应该怎么治疗3处房产,挂牌价为2.55亿元。此举又被认为是南药在治疗癫痫的价格贵吗“卖血”求生。

然而,既然已经正大光明地靠出让资产维持利润,南京医药又为何隐瞒合肥4处房产的交易信息?前述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合肥的交易可能和南药前总裁梁玉堂有关。

合肥天润和合肥天星正是南京医药前任总裁梁玉堂的发家之地。2002年9月29日,南京医药分别出资2040万元和1093万元,与合肥市医药公司和合肥医药采购供应站、合肥工业投资控股公司实施资产重组,以医药公司和采购供应站为基础,组建哈尔滨中亚癫痫病医院患者评价了合肥天星和合肥天润。

梁玉堂从1994年起就是合肥医药公司的总经理,南京医药重组之后,他担任合肥天星的董事长,2003年9月调任南京医药任副总经理。前述知情人士表示:“合肥基本就是梁的势力范围,外人实际上很难插手。”

虽然南京医药已经澄清,称合肥金一实际控制人王林与南药并不存在关联关系,但实际上,南药通过合肥天润和合肥天星,与王林的交易中存在明显不合理的成分。

上交所的通报批评显示,天润和天星的4处房产账面价值为486.89万元,而南京医药在澄清公告中提到,天润和天星在整个房产注资、股权转让过程中取得收益5650.38万元。王林购买房产的中标价格为6300万元。也就是说,折算下来王林多掏了162.73万元。

毫不利己反而还向上市公司“输送利益”的王林,背后是否还隐藏着更多未经披露的交易?答案或许有待江苏证监局的调查结果。



 
相关阅读
 
热门图文
推荐资讯
推荐资讯
 
 
   
癫痫病   癫痫病能治愈吗   怎么治疗癫痫病   癫痫病治疗方法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医院   最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最好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的中药   上海癫痫医院   癫痫病大发作  
 
网站首页 | 行业动态| 企业新闻| 市场分析| 泵阀技术| 综合新闻| 求购信息| 供应信息| 产品信息| 原材料行情| 产品采购| 轴承市场| 轴承应用| 网站地图